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  > 行業動態

信息中心

/ Trading Center
行業動態

風口下的稀土企業

作者:  更新時間:2019-06-25  點擊量:398

微信圖片_20190625154602.jpg

 近來,中國稀土產業成為輿論焦點,信息密集。國家發改委連續舉辦3場座談會,分別聽取了行業專家、重點企業以及相關地方的意見和建議,并表示抓緊研究出臺有關政策措施,切實發揮好稀土作為戰略資源的特殊價值。A股市場,稀土永磁也是近期行情最好的板塊之一,屢屢上演逆市上揚的戲碼。

 作為國內探明儲量第二的稀土大省,四川是否感受到了“春風”吹來?本報記者近日分赴涼山、樂山、成都和綿陽調查,采訪上、中、下游企業,了解它們實際的生存情況。

□本報記者 梁現瑞 熊筱偉 寇敏芳 祖明遠

上游采礦

 礦山整合,采礦方式轉變;行情來了,擔心猶在

 冕寧,不僅有衛星發射基地,還有豐富的稀土資源。探明稀土儲量300多萬噸,牦牛坪稀土礦區儲量僅次于內蒙古白云鄂博,居全國第二。

從冕寧縣城到牦牛坪,只有40來公里。6月4日下午兩點,記者沿蜿蜒的鄉村公路顛簸了兩個多小時,抵達礦區。公路邊巨石刻著“牦牛坪”三個鮮紅的大字。道路兩邊植上了樹,為防泥石流,山溝內都建設了多道混凝土擋墻。前方一處山坡上,地表剝開,露出灰白的山體。幾十臺工程車在狀如梯田的山坡上來回穿梭。為防揚塵,有灑水車來回灑水,露天開采也看不到煙塵滾滾的景象。

 “10多年前完全不一樣哦。”四川江銅礦山管理部主任程世虎還記得,2008年江西銅業進入時,牦牛坪幾十平方公里的礦區,分布著大大小小上百家小礦場,私挖濫采,污水橫流,資源浪費,生態遭毀。

 今年43歲的胡正光是冕寧縣森榮鄉牦牛村村民,他親眼見證了牦牛坪礦山從發現到開發的全過程。

 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,政府各個部門差不多都有自己的礦場,甚至附近的村民提個編織袋拿把鐵鍬就開干。

 2007年以來,按照國家的相關規定,涼山境內的礦山進行整合,引進了江西銅業、中國鋁業、萬凱豐等幾家龍頭企業,關停了小散污礦山企業。目前,全縣只有五家企業拿到了礦權,鄰近的德昌也只有兩個。目前,江銅稀土公司具備了年產4萬多噸稀土精礦、3萬噸冶煉分離、2000噸金屬、4000噸釹鐵硼薄片的生產能力,主要產品包括稀土精礦、稀土氧化物系列、碳酸稀土系列、稀土金屬系列、釹鐵硼薄片等,初步形成采、選、冶、深加工產業鏈。

 礦山企業數量銳減,采礦指標嚴格控制,采礦方式轉變,礦山面貌為之一變。江銅稀土投入近40億元進行礦山建設,建成了全國示范性綠色稀土礦山。

 上游采礦環節規范了,礦山經營狀況卻并沒有完全好轉。

 冕寧友盛稀土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管波說,最瘋狂是2011年前后,一噸精礦可以賣到10來萬元;之后,低迷行情一直持續到2018年,市場價格只有1萬多元。漫長的低迷,終于在最近迎來轉機。從5月開始,國內稀土價格普張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已經上漲50%以上。

 “但愿這波行情能夠持續更長些。”這是包括管波在內的當地所有礦山負責人的心聲。期待背后,他們的擔心在于,這波行情是否會像8年前一樣,稍縱即逝。

中游冶煉

“面包”暢銷了,卻遇“面粉”短缺,倒逼企業提升資源綜合利用率

“停產一個多月了,上周剛剛恢復生產。”冕寧縣茂源稀土新材料公司位于回坪鄉一條小河邊上,從縣城出發,沿215省道向西南不過10來分鐘車程就可以抵達。

 公司副總經理譙小紅今年50歲,是當地有名的“老稀土”,他全程見證了冕寧稀土礦山被發現、開采、治理的全過程。

 茂源稀土的前身是冕寧中學校辦選礦廠。不止是冕寧中學,當年,當地幾乎每一個機構都有一家采礦選礦企業。

 2007年后,稀土整合的大潮中,茂源稀土失去了采礦權,只能轉而從事冶煉和分離。但隨著采礦權被幾家大公司掌控,茂源稀土這樣的企業“餓肚子”的時候越來越多。“稀土精礦很難拿到,因為他們自己都吃不飽。”譙小紅口中的“他們”,是四川江銅稀土等大企業。按照目前的政策,每年的采礦和冶煉分離指標由自然資源部和工信部聯合下達給6大稀土集團,再由他們和當地有關政府部門協商,對指標進行再分配。這些大公司本身也有冶煉分離和深加工項目,有限的礦產資源就很難落到類似茂源稀土這樣的公司身上。

 無米下鍋的茂源稀土,由此形成了“飽一頓”“餓一頓”的狀態,買到了精礦,就生產一段時間,買不到就只有停產。這樣的狀態也就直接決定了公司很難盈利,這么多年一直徘徊在盈虧臨界點。

 2018年,在多次向當地企業購買精礦無望的背景下,茂源稀土開始把希望寄托在進口上,最終如愿買到了5000多噸國外稀土精礦。從成本和質量來看,進口礦和國內礦相差無幾。譙小紅把記者領到庫房。堆放著的白布袋子里,裝的正是進口的稀土精礦。

 解決“面粉”難題,有企業向外看,有企業卻瞄準了之前看不上的“廢物”。

 涼山州每年產生下稀土尾礦數量巨大,加大尾礦庫的綜合利用,可以提升稀土這一戰略資源綜合利用率。德昌志能稀土集團公司負責人表示,尾礦已成為其稀土冶煉分離的主要原料來源之一。

 江銅集團四川江銅稀土牦牛坪稀土選礦廠廠長趙金奎表示,通過尾礦利用等技術,公司原礦的稀土設計回收率已達到81%,遠高于行業60%的平均水平。同時尾礦中的重晶石、螢石也得到很好利用,進一步降低了開采成本、提高了企業效益。

下游深加工

 環保壓力、產業轉型,不斷為稀土產業“催化”新機遇

 如果說將四川整個稀土產業比喻成一棵大樹,涼山的稀土礦山是樹根,而大大小小的深加工企業就是樹枝。

 管住上游,放開下游,讓國內稀土產業“枝繁葉茂”,這正是國家產業政策的“初衷”。國家發展改革委近日明確提出,將完善創新激勵機制,支持企業加強知識產權保護,突破一批關鍵核心技術,提升產業的競爭能力——業內對此的普遍解讀是,稀土產業將迎來政策“風口”。

 相對于政策“風口”,更多企業家嗅到的是即將爆發的產業機遇。

 陳啟章是嗅覺靈敏的企業家之一。這位中自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介紹,公司以稀土為原料,生產天然氣、柴油、汽油等燃料發動機排放后處理催化劑(器)以及氫燃料電池催化劑。企業成立第一年,營收只有不到100萬元。14年時間,公司營收增長了400多倍。

 “爆發式增長,得益于外部政策與自身技術的共同推動。”陳啟章介紹,他們研發的催化劑,其性能從趕不上國外產品,到基本與國外產品持平,到現在部分領先,技術在不斷突破。從外部來講,隨著環保壓力不斷加大,市場需求也在不斷提升。截至去年底,全國機動車保有量已經突破3億輛,環保壓力倒逼排放標準升級,給催化劑企業帶來巨大市場。

 最新的市場風口馬上就要到來。汽車國VI標準今年7月1日起將實施,屆時,所有生產、銷售、進口、注冊登記的汽車都必須符合國VI標準。相對于國V標準,國VI標準的一氧化碳、總碳氫化合物、非甲烷碳氫化合物等污染物排放標準分別提升了50%、50%、49%。新增汽車的投入和存量車輛的改造,都將為催化劑帶來巨大的市場,進而為上游稀土企業帶來巨大發展空間。

 陳啟章透露,他們最近剛剛收到中國重汽的價值2.5億元人民幣的訂貨通知,要求今年9月份之前交貨。

“傳統意義上認為稀土是工業‘維生素’,加一點點來改變鋼鐵等材料性能。但現在它不僅是配料,在有些領域也在成為‘主料’!”中國稀土學會理事李林森表示,作為“主料”,稀土有可能在兩個領域實現爆發,一個是電動汽車,一個是磁懸浮列車,“從電動車窗到汽車電機都要用到稀土,這意味著需求量和使用量的巨大提升,有望從產值上讓這個傳統的小產業變成真正的大產業。”

 李林森建議,企業應提前做好技術儲備和產業布局。地方政府部門也可有針對性地給與扶持和引導。事實上,這樣的工作已在進行。

 工業和信息化部制定印發的《稀土行業發展規劃(2016-2020年)》也指出,稀土產業與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、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、航空航天裝備、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、先進軌道交通裝備、節能與新能源汽車、電力裝備、農機裝備、新材料、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十大重點領域高度關聯。

分類

按元素原子量及物理化學性質,分為輕、中、重稀土

分布

世界稀土礦產地理分布很不均勻,具有經濟開采價值的稀土資源量很少。中國稀土資源較為豐富,稀土資源儲量位居世界首位應用

稀土因其獨特的物理化學性質,廣泛應用于新能源、新材料、節能環保、航空航天、電子信息等領域,是現代工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。素有“工業維生素”“工業黃金”“新材料之母”等稱號

四川稀土

礦藏主要是輕稀土

主要分布在涼山的冕寧、德昌

儲量為全國第2(來源:四川日報)

(免責聲明:本文章轉自網絡,不代表本網觀點,不構成投資建議,內容僅供參考。如涉及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。)

怎么玩快乐飞艇